Bonvenon al nia retejo

世语译界旗帜 绿星文苑园丁

来源:对外大传播    更新时间:2017-10-18 19:17:12    作者:郭晓勇    浏览:522

——深切缅怀中国世界语界翻译泰斗李士俊先生

  他走了,走得那么突然!

  2012年11月10日早上7时许,中国世界语界翻译泰斗李士俊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不仅是中国世界语界的巨大损失,也是全球世界语界的巨大损失!

  惊闻噩耗,心绪难平,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一就在四个星期前的10月12日,我还在“纪念世界语诞生125周年暨《与希望同行》出版座谈会”上与李老重逢。那天,先生精神矍铄,话语铿锵有力,丝毫看不出他已是快90岁的人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巨星竟突然陨落!

辛勤苦耕耘桃李满天下

  我2002年到中国外文局工作,开始接触世界语,从那时起就常听到李士俊这个名字。在中国,凡是学过世界语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因为几乎每一本世界语教材和读物都凝结着他的心血,称得上“桃李满天下,学子遍九州”。

  在与李老和世界语者的交往过程中,我对先生的经历和贡献逐渐有了更多了解。他于1 923年出生在河北省的一户清贫农家,从小立志当一名科学家,为此,考入了百年老校——济南一中。然而,由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步步深入,他不仅失去了家园,还失去了双亲,从此科学家之梦破灭。誓死不做亡国奴的他,背负行囊,随学校一起从山东碾转赴河南、湖北、陕西、四川等地,每天步行近百里,那时他才十几岁。

  1939年,先生偶然读到《世界语一月通》,语法简单、构词合理、表现力丰富、促进相互理解……这些介绍让他认识了世界语,并从此结下一生不解之缘。为学习世界语,他和3个小伙伴一起省吃俭用,硬是从牙缝里挤出来5块钱参加函授课程,要知道那可是他们4个人一个月的救济金啊!在参加函授的过程中,先生开始用世界语写作和翻译,并开始接触到大量世界语读物,如《列宁主义的基础》等,世界语成了他汲取知识的重要工具。

  学成之后,先生便投入到世界语的教学之中。从参与编纂《世界语新词典》开始,他出版了一本又一本世界语教材,并亲自参与世界语教学实践,81岁高龄时应邀到大学为学生授课,88岁高龄还给国际世界语教师协会主办的培训班学员讲课,足见先生对世界语的执著和热爱。他为中国世界语运动培养了大量人才,也为推动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笔耕七十载译著数十部

  中国外文局和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的领导对世界语出版工作一直给予重视和支持。而让我敬佩的是,在中国传统文学四大名著的对外翻译出版中,李士俊先生用18年的时间将其中三部——《水浒传》、《三国演义》和《西游记》翻译成了世界语,还审定了另一部-N《红楼梦》的译稿。此外,先生还翻译了《聊斋志异》、《阿诗玛>、《四世同堂》、《寒夜》、《子夜》等40多部文学精品。我从事过阿拉伯语翻译工作,深知其中的甘苦。独自一人翻译完成3部经典文学名著,而且是全译本,甚至连其中的诗词都照译不误,这在中国翻译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翻译界也并不多见!

  在翻译界有个规律,越是简单易学的语言,在进行文学翻译时往往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困难。世界语是125年前由波兰人柴门霍夫博士创造的国际辅助语,构词简单,易学易记,所有名词均以“o”结尾,所有形容词的词尾都是“a”,词根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新单词,要用相对简单的词汇表现我们民族语言丰富的内容,需要译者付出更大努力。

  正因如此,我对先生的翻译成就更加钦佩。同事们向我介绍,先生年轻时是有了名的“骑在自行车上的翻译家”。当时他每天上下班有两个小时骑车在路上,为充分利用时间,他将需要翻译的内容记在小纸片上,边骑车边思考,一路下来,译文就已成型。

  先生的勤奋并未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弱。前往先生的住所拜访,他的家人对我说: “都80多岁的人了,每天还工作到深夜一两点钟。有时候我们半夜起来,看到他还在翻译。我们说他,他也听不进去,还跟我们解释——年纪大了,睡眠少……”。我劝李老注意身体: “您的身体可不仅是您自己的,也是整个世界语界的,您可得保护好啊!”听我这样说,他总是爽朗地一笑: “没关系,为了不让身体垮掉,我每天坚持散步一小时,下雨阴天也不例外,有时还拉拉小提琴、弹弹钢琴,练字画画,以防手抖,不至于影响我翻译写作!”

  先生珍惜自己的身体,为的是世界语事业,可当忙碌起来,身体健康就不那么注意了。尽管已经快90岁了,他每天还坚持翻译五六千字。

  先生匆匆离去,留下尚未审定的《阿凡提的故事》,留下积累几十年资料还没来得及整理的《中华谚语集》,也给我们留下深深的遗憾!

  先生曾经说过: “做一名好翻译是件很难的事情,因为翻译关系着文化,对文化了解越多,翻译起来也就越容易。翻译还是一门艺术,需要反复地下功夫。”在翻译实践中,先生对每一个词都仔细推敲,努力做到精益求精。在翻译巴金的长篇小说《寒夜》时,他对其中的“肺痛”有着不同的见解:因为肺部没有神经分布,所以不可能有“肺痛”这样的说法。这一见解是以其亲身经历得出来的,当年流亡四川的时候,他就被肺结核折磨过五六年,还被医生判了“死缓”。于是他写信给巴金探讨,并得到了巴金的肯定——在翻译时用“胸痛”代替“肺痛”!

文章传四海 足迹遍五洲

  李士俊先生毕生致力于促进中外文化交流、推动中华文化对外传播事业,热情之高,贡献之大,在当今中国世界语界有口皆碑。

  每次去先生家拜访,都能听到他为世界语鼓与呼:“全球是多样性的,世界语让语言世界更加丰富多彩!它不是民族语言,也不试图取代任何现存语言,可以成为每个人的第二语言,在民族语之间发挥桥梁作用!有些人认为英语就是世界语, ‘人人学外语’变成了‘人人学英语’,这是不对的!世界语可以起到有益的补充作用,党和国家有必要进一步推广、传播世界语!”

  先生为此坚守了一生。早在1946年,先生就加入了世界语新闻记者协会,给多瑙河地区的世界语刊物《国际文化》投稿,报道我国的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他在中国最早的世界语对外宣传刊物《中国报道》工作了几十年,亲眼见证了这一杂志发行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退休后,他争分夺秒翻译中国文学作品,为中国文学走向世界和中华文化“走出去”作出了杰出贡献!

  几十年时间里,他参加国际学术交流活动多达几十场,积极向各国世界语界专家学者介绍中华文化和中国文学。在先生家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种世界语图书,先生告诉我: “这些书都是我和外国朋友交换来的。买国外世界语书要花美元或欧元,而且太贵,所以我就以书会友,以书换书。”

  先生连续当选国际世界语学院院士,并多次荣获国际世界语协会授予的最高奖项。

  2010年,中国翻译协会将全国翻译行业最高荣誉“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授予他;2011年,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授予他“中国世界语运动终身成就奖”……

毕生献世运 寄望后来人

  严谨、谦逊的品格是先生作为世界语翻译大师的显著特点,每当有人赞美他翻译文学名著、为世界语文学作出突出贡献时,他总是说: “我没能像自己崇拜的卡罗柴那样把诗歌翻译得那样达意传神,而且年纪大了,精力不像年轻时那样充沛,翻译起来也有些力不从心,希望后来者能够重新翻译得更好!”

  为了培养世界语界的年轻人,先生不遗余力地抓住一切机会传播世界语,甚至在生病住院时还带动病友一起学习世界语。他的译著成为年轻人学习世界语的范本,他创造的“熟能生巧”教学法成为适合中国人特点的教学法,被年轻人喜欢……遗憾的是,这些都已成往事。

  获悉李士俊先生逝世的噩耗,全国政协常委、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长陈昊苏表示沉痛哀悼, “李老毕生坚守世界语的理想实践,致力世界语的研究传播,为中国世界语事业辛勤工作,为中国文化发展和中外文化交流作出杰出贡献。”昊苏会长的评价,表达了很多世界语者的心声。

  国际世界语界知名人士纷纷发来唁电,为失去这样一位世界语大师而痛惜。

  为了世界语事业,先生奉献了毕生精力,作为后来者,我们对先生最好的怀念,当是以他为榜样,将中国世界语事业继续推向前进,运用世界语为中国文化“走出去”服务,为建设和谐世界服务!

  李士俊先生,一路走好!

  (作者郭晓勇系中国外文局常务副局长、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第一副会长)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


0.124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