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venon al nia retejo

世界语者鲁迅

来源:北京纪事    更新时间:2017-10-18 19:10:20    作者:admin    浏览:295

鲁迅、周作人、爱罗先珂等在北京世界语学会的合影,摄于1922年5月23日。前排左起:王玄、吴空超、周作人、张禅林、爱罗先珂、鲁迅、索福克罗夫、李世玮;后排左起:谢凤举、吕傅周、罗东杰、潘明越、胡企明、陈昆三、陈声树、冯省三。      中国世界语教育的发展,得力于蔡元培(1868~1940)不少。蔡元培在担任教育总长和北京大学校长期间,积极支持世界语的宣传推广,为世界语在北京地区的发展做了许多开拓性的工作,为世界语运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 9 1 2 年, 蔡元培任中华民国政府教育总长,他通令全国师范学校开设世界语选修课,他指出:“我国语言,与西语迥异,而此时所处地位,决不能不与世界各国交通,亦决不能不求知识于世界, 不可不有一辅助语,而以世界语为最善”。又说:“外人正研究我国事状者至多而苦于学语之难,若告国人皆能为世界语,则不特世界语社会中,增多数份子,而且外人之欲来中国者,学世界语而已足,则亦足以广世界语之推行,而为吾人所应尽之义务也。”可见,蔡元培对世界语的推广热情极高。1916年12月,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很快就决定从1917年开始在北大增设世界语课,聘请孙国璋(1886~1965)为世界语讲师。1921年,北大将世界语列为必修课。同年, 在广州举行的第7届全国教育联合会上,蔡元培又提出议案,请求全国学校和教育行政机关,促进和实施1912年教育部下达的把世界语加入师范学校的命令,并将世界语推广到小学校中去,获得通过。1921年8月,蔡元培还代表中国政府出席了檀香山太平洋教育会议,并为会议起草两项提案, 交付讨论。其中之一是建议“与会诸国于小学校中十岁以上的学生,均教授世界语,并用此语翻译各国书籍。”为了加强北京大学世界语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他发起成立了世界语研究会,并亲自兼任会长。他聘请爱罗先珂到校教学和讲演,对世界语的普及起到了推动作用。

  1922年12月15日,北京大学举行世界语联合大会,到会者有两千多人,蔡元培先生亲临大会并讲话。他阐述了国际语和人造公用语言的必要性,赞扬了世界语的简明、科学,并强调在中国普及世界语的重要意义。为了造就一批世界语的专门人才和师资,蔡元培同李石曾等人于1923年创办了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位于北京西城孟端胡同路南,招收各省教育厅及男女师范学校人员。蔡元培被推举为该校校长。鲁迅是该校的董事之一,对学校的开办和发展非常热心。1923年6月,他亲自将一笔捐款送给该校。后来,学校聘请他开设《中国小说史略》。当时鲁迅在北大、北师大、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兼课,而且译著任务很重,时间并不宽裕。但鲁迅对学校负责人说:“论时间,我现在难于应允了,但你们是传播世界语的,我应帮忙,星期几教,我现在还不能确定。等一两天,我把时间支配一下,再通知你们。”第二天,鲁迅就把通知送到学校,并同意每周去上两节课,直到1925年这所学校停办为止。世界语专门学校有近200名学生,选修鲁迅课的,先是40多人,在小教室讲,但一两个星期后,听课的人越来越多,只好改在大教室里讲。当时世界语专门学校的经费十分困难。起初,每月付给鲁迅10到15元的“车马费”,后来学校经济拮据,连这点儿“车马费”也发不出了。陈空三最后一次给他送“ 车马费”时,鲁迅说:“学校经费困难,我是晓得的,所以这钱我不收,你还是带回去。我觉得,一个世界语学者,在目前环境下,应尽自己力量贡献到世界语,然后世界语才能传播出去……我是支持这个运动的, 因为我赞成她。”从1923年9月到1925年3月,除收55元“车马费”外,鲁迅一直是义务授课。

  早在本世纪初, 世界语刚刚传入中国,鲁迅就发表文章,支持世界语。他在《渡河与引路》一文中写道:我是赞成世界语的,要问赞成的理由,便只是依我看来,人类将来总当有一种共同的言语,所以赞成世界语。至于将来通用的是否世界语,却无从断定。大约或者便从世界语改良,更加圆满;或者别有一种更好的出现;都未可知。但现在既是只有世界语,便只能先学这世界语, 现在不过草创时代,正如未有汽船,便只好先坐独木小舟;倘使因为预料将来当有汽船,便不造独木小舟,或不坐独木小舟,那便连汽船也不会发明,人类也不能渡水了。

  鲁迅热心于世界语翻译工作。他在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任教期间,勉励学员多翻译一些世界语的文学作品。他曾支持胡愈之、周作人、王鲁彦、孙用等人翻译世界语文学作品,并在自己创办的刊物上,为世界语译作提供发表园地。《世界》杂志曾于1936年8月写信给鲁迅,征询他对世界语的意见, 当时鲁迅虽已重病在身, 但仍勉强支撑, 复信《世界》杂志社说:“我自己确信, 我是赞成世界语的,赞成的时候也早得很,怕有二十年了吧。但是理由却很简单,现在回想起来:一是因为可以由此联合世界上的一切人——尤其是被压迫的人们;二是为了自己的本行,以为它可以互相介绍文学;三是因为见了几个世界语家都超乎口是心非的利己主义者之上。后来没有深想下去,所以现在的意见也不过这一点,我是常常如此的:我说这好,但说不出一大篇它所以好的道理来。然而虽然如此,它究竟会证明我的判断并不错。”鲁迅的回信在《世界》杂志发表以后,使世界语者深受鼓舞。

  鲁迅逝世以后, 中国世界语者为翻译出版他的著作了很多的努力。1937年冯文洛将《孔乙己》译成世界语, 发表在匈牙利出版的《文学世界》上;1939年世界语版的《鲁迅小说选》出版,1 9 4 9年以后,鲁迅的《野草》《朝花夕拾》和《鲁迅小说集》等被翻译成世界语。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


0.04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