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venon al nia retejo

世界语批判之一:世界语的贡献和成就

来源:百度经验    更新时间:2017-10-20 20:30:09    作者:佚名    浏览:426

针对世界语的批评千奇百样,但主要都集中在少数几个方面,比如说语言方案本身的帽子字母、阴性后缀、宾格等等,语言之外的批评则包括世界语没有能够依托的文化、没有政治力量的支持、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而不可能撼动英语的地位等等。笔者的立场虽也是不看好世界语,但认为对世界语的批评大多不到位。《世界语批判》系列通过对世界语的语言方案和语言之外的世界语社群、宣传等问题的考察、总结和批判,希望帮助对国际语问题感兴趣的读者们充分了解这一门语言的真正问题所在。

作为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我们先开始谈世界语的贡献和成就。圈内圈外很多人对世界语都持有不屑、鄙夷的态度,但他们也许不知道世界语是一门小有所成的语言,否则我们可能早就不知道世界语为何物了。

世界语虽然早已经过了它最好的时期,但时至今日依然有着不可小觑的势力,在世界各国都有一定规模的世界语组织和世界语者,世界语的活动非常丰富,世界语者们亦始终孜孜不倦地向外宣传世界语,搞活动、聚会、会议,组织线上或线下的课程。而历史上世界语者始终保持着不大不小的规模,创作了非常丰富的文本。早早地得到大力的发展,使得世界语一早就占领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当然,这个市场本身很小),并一直把优势持续到今日。所有其他的国际辅助语都不得不活在世界语的阴影之下,国际语圈内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要谈论世界语。这就是世界语的力量所在。

既然世界语这么强势,为什么在普通人当中却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门语言呢?更别说要达到它名字的目标,成为一门名副其实的“世界语”?(语言的名字其实是汉字的锅,它的正式名称是Esperanto,意为“希望者”)这些问题,正是这个系列想要进行解答的。在这一篇之后的文章当中会全面地做出分析。

这里让我们先开始了解世界语有什么好。

任何语言都可以划分成三个核心部分:语音、语法、词汇,以及一个非核心部分:文字。而任何学习外语的人都会首先学习语音和文字,接下来则是逐步学习语法和词汇,以及语言的使用能力。

一)拼读一致与一字一音

世界语的第一个贡献就是使“拼读一致”的目标得以实现,甚至更进一步,达到“一字一音”。

为什么拼读一致这么重要?学习了十多年英语的中国学生们应当深有体会——碰见一个新的英语单词,很可能不知道该怎么读,以至于不得不求助于词典上的音标。

近年来“自然拼读法”受到越来越多的吹捧,宣传者们宣称自然拼读法能够让学生可以不使用音标就正确读出单词的发音。这种宣传显然是夸大的——英语的拼写总会充斥着例外,没法用一套完整的规则去描述。比如我们知道o在开音节中读/əʊ/,类似于普通话中“欧”的发音,比如mobile中的o;而在闭音节中读/ɔ/,比如pot。但是要注意,在一些时候字母o还可以读/ʌ/,比如love;最极端的情况甚至会读/i/,比如women。显然,自然拼读法无法解决所有的单词的拼读问题,规则再多,可能也只够解决八九成的单词。若是每学十个单词就有一个需要翻词典查音标才能知道正确的发音,那么这套辛苦学来的复杂的拼读规则怕是不能够满足人们的愿望了。

当然,英语确实是使用拉丁字母的语言中的一朵奇葩。但是拼读不一致的情况在别的语言中也有出现,比如法语。虽然绝大多数法语单词都能够直接通过文字来读出其发音,但仍然存在少数的例外情况,比如尾s需要发音的bus等等。而法语更让学习者头疼的则是听写,为数不少的同音词使得人们想要做到正确的听写难度不小,听见/sɛn/到底是塞纳河seine还是场景scene呢?

除了英语、法语之外,别的语言可能在拼读方面不算太糟糕,但是世界语的野心显然不止是“不太糟糕”而已,它还要做到“一字一音”(后来不少辅助语方案认为一字一音没有必要,因而没有坚持这个原则)——一个字母只有一个发音,一个发音只对应一个字母。抛开世界语字母系统和单词拼写中存在的问题,一字一音的设定对于对英语拼读早就不满的人们来说绝对是个福音,毕竟看见单词就能知道该怎么读,而听写也变得不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后来的辅助语显然都看到这种原则带来的好处,即使没有严苛到一字一音,也至少要做到拼读一致(除了极端追求自然的Interlingua)。这不得不说是世界语带来的重大贡献之一。不过世界语之前的沃拉普克语Volapük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因而在这一方面世界语的功劳倒没有那么大。

二)词尾词性标记和使用词尾进行形态变化

学过英语的童鞋们应当知道词性在英语当中是多么重要,虽然随着英语语法的分析化词性也越来越模糊化了,但是看见-tion、-ment、-ity、-ture、-ness之类的后缀仍然能够判断出“这是一个名词”而看见-ous、-able、-ful之类的后缀也能判断出“这是一个形容词”。但是基础词中没有这样的后缀作为标记,是怎样的词性我们还是得一个个背下来。而更为头疼的恐怕在于词性转换,如果我们想要把名词转换成形容词,到底该用哪个后缀呢?能不能全部用-ous,比如dangerous?但是这又无法解释为什么wood的形容词是wooden而sense的形容词是sensitive(更别说对于sensitive和sensible两个恰好是反义词的词汇如何区别让大批学子头痛不已,同样的还有awful和awesome等等)。

世界语将词性全部统一使用相同的词尾来进行表达是非常重要的创举,让词汇一下子变得非常简单。名词全部用-o来结尾,一看见就能够知道“这是一个名词”,更别说这一办法将令人烦躁的名词阴阳性给消除了,全部统一到一个词尾当中。

统一的词尾使得统一的形态变化有了空间——名词复数全部是加-j,名词宾格全部是加-n,避免了要背的不规则不复数。而动词现在时全部是-as,过去时全部是-is,又让世界语避免了不规则动词,这也是外语学习者最头疼的地方之一。

完全没有不规则动词、不规则名词、不规则形容词的世界语让语言一下子变得无比简单,这恐怕也是众多外语学习者的梦想,因而也正是世界语最大的卖点。但是似乎其他辅助语并不买帐,许多辅助语都没有继承规则词尾的这一设定,反而重新将名词、动词、形容词在词形上混到了一起。

三)词缀构造系统

由于世界语的词尾系统使得词汇变得特别规则,因而给了我们空间来同样规则地构造新词,其中包括前缀和后缀。

一个世界语单词去掉词尾之后就是词根,比如instrui(教)去掉动词不定式词尾-i得到词根instru-。在词根的后方我们添加后缀上去,再加上所需的词尾,就可以轻松地得到一个新的单词,比如我们使用-ist-(做某职业的人)添加在instru-上再加上名词词尾-o便得到instruisto(教师)。后缀还可以继续叠加,比如给instruisto加上后缀-in-(女性)得到instruistino(女教师)。

同样可以使用的还有前缀,比如最常用的反义前缀mal-,可以加上非常多的单词当中,尤其是形容词,比如granda(大的)可以变成malgranda(小的),proksima(近的)可以变成malproksima(远的)。还有ek-(开始),比如eklabori(开始工作)。

世界语的词缀与自然语言不同,都是唯一使用的,因而不会出现表达“能够被...的”会出现-able和-ible两种后缀的情况。这也是世界语规则性的一个体现。

使用词缀进行构词体现出了很大的优越性,后世辅助语也多有参考、借鉴。但是也正是一些词缀的使用给世界语带来了很大的争议,比如有女性后缀-in-却没有男性后缀,表达男性可以直接使用原来的单词,有性别歧视之嫌。

四)极大包容的词源

对于这一点恐怕是否是优势是有争议的,笔者也不认为这是好事。但是对于早期世界语者来说,这是他们决定拥抱世界语放弃沃拉普克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尤其他们全部是欧洲人。

词源的包容,指的是世界语可以比较轻松地接纳“外来词”成为自己的词,如果一个词在世界语当中还不存在,那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新词。比如我们不知道“医院”怎么说,我们可以直接拿hospital过来,然后给它加上世界语的名词词尾-o,变成hospitalo,如此轻松愉快地,一个世界语新词就诞生了。最初柴门霍夫只规定了少量的单词,因此现在的世界语当中的非常大量的词汇都是后来的使用者们逐渐添加上去的。

由于世界语的词源主要来自于罗曼语(拉丁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英语、德语和俄语,这些地区的早期世界语者能够非常放心地引入自己母语当中的词汇——一个词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么就拿一个我母语中的过来就好了。正是这一点“包容性”使得世界语在早期很快地得到欧洲人的喜爱。

但是,这对于欧洲以外的人来说恐怕远不是一件好事,很多新词明明可以用过世界语原有的词汇来构成,比如“医院”一词也经常使用malsanulejo(mal-san-ul-ej-o,不-健康-者-场所-(名词),其中san-是词根,而mal-、-ul-、-ej-都是词缀)而不必使用hospitalo。关于词汇的问题,以后的文章当中还会更加详细地进行探讨。

以上是世界语对于国际辅助语所带来的语言设计上的贡献,其中词尾和词缀的设计是笔者认为最值得嘉奖的,也是后世辅助语最值得参考和学习的地方。但是,世界语在语言方案本身的优势和贡献恐怕只能列出以上的这些,而其他的语法设计比如句法等方面甚至可以认为是世界语的劣势所在。如果因为世界语有极其规则的词尾的词缀就投身入世界语的学习,恐怕学了几课之后就会发现自己太过天真。对于世界语的问题,后面的几篇文章会详细地进行解释。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新闻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


0.0387s